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雜志 > 正文

主旨演講 | 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中國正在悄悄地進行一場人力資本革命

我們能夠趕上這個時代,大量年輕人趕上這個時代,這表明一場悄悄的人力資本革命正在中國形成。外國人不了解中國,他們不知道中國人力資本革命最后所帶來的成果,也許時間越久我們看得越清楚。

著名經濟學家、北京大學教授 厲以寧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6年第48期)

p36

我今天要講的題目是中國正在悄悄地進行一場人力資本革命。

中西方工業化進程中都曾面臨農村人口融入城市的問題

工業化開始以后,必定需要勞動力,在西方國家工業化過程中,他們的勞動力來自農村。19世紀后半期,在鴉片戰爭以后,中國開辟了通商口岸,外資進入,那時候中國也有了第一批工業化時代的勞動力,他們同樣是農民,譬如上海的工人從哪里來?是從蘇北、蘇南、浙江、安徽幾個地區過去的。中國當時還沒有城鄉二元戶口制度,所以農民要進城,只要找到工作,工廠聘用你,你就可以留在上海,也就成為了上海人。

在工業化過程中,會不斷出現一些新問題,譬如在西歐國家,農民進城了,由于沒有城鄉二元戶口制度,一位農民進城后,他的妻子也就進城了,他們的小孩也一起帶來了,這種情況在西歐普遍發生。但這些人不能在城市里過上好的生活,為什么?因為婦女沒工作,當時需要的都是從事重體力勞動的工人,比如采礦。這樣的話,家庭生活就變得很困難,孩子也沒有學校上學。所以,在這些國家工業化的過程中,就必須解決婦女就業問題。這個問題最終依靠什么方式解決的呢?根據經濟史的記載,是靠縫紉機的發明??p紉機發明以后,一些服裝廠就開始建立,他們只招收少數男工,負責維修機器或者提供運輸等方面的服務,主要工作由婦女進行??p紉機還帶來一個好處,機器使用多了,價錢就開始下跌,工人就能夠購買,工人買到后,把縫紉機放到家里,妻子就不用外出打工,可以在自己家里工作,送貨到一個地方就可以了,就形成了一種承包制的情況,解決了婦女就業的問題。

在中國也有類似的情況。1958年以后,城鄉二元戶口制度確立下來,從那個時候起,農村戶口不能轉入城市,進城的工人可以把妻子帶進城,但融入不了城市社會,他的孩子也可以進城,但是由于沒有城市戶口,上不了公立學校。這種情況在中國開始工業化的50年代后期已經出現,60年代也是如此。

1979年以后,農村開始實行承包制,承包制實際上是在解放農村勞動力。盡管當時對承包制有各種不同的意見,但中國在往前走。中國的情況就是這樣,當發生重大變化時,爭論是有的,但爭論歸爭論,一直在按經濟發展的規律往前走。幾年之后再回頭看,已經大變樣。承包制曾經引起爭論,但爭論過后,幾年時間過去,結果是農產品增多了,糧票取消了,油票也取消了,情況在變化。但是戶口問題沒有變,所以一個人雖然在城里工作很多年,但這個人融入不了城市社會。

p39

土地確權帶來“城歸”

中國70年代開始實施承包制后,特別是在十八大之前,中國已經意識到一個問題,就是農民工的供應趕不上需求了。因為經濟在變化,需要的勞動力應該是有質量的勞動力,這方面的需求也越來越大,就出現了怎樣把技工留在本地的問題。

中國的發展到了十八大以后發生了一個巨大的變化。巨大變化就體現在土地確權和土地流轉這個關鍵點上。我們到浙江考察,在杭嘉湖一帶,特別是重點調查的嘉興市,發現一個情況,就是當地的土地確權工作已經開始驗收。我們來到平湖市,一個縣級市,到其下屬的幾個村鎮去看,發現人根本就走不進去,因為路上堆滿了炮仗,而炮仗是用來祝賀土地確權成功的。

這個情況帶來了很大的改變。土地確權工作驗收后,土地流轉也就開始動起來了,城鄉收入差距大幅度下降。嘉興市提供給全國政協的材料是這樣匯報的,土地確權以前,城市人均收入和農村人均收入之比為3.1:1,土地確權工作驗收后,城鄉人均收入之比變成1.9:1。為什么差距會縮小這么多?主要是三個原因:第一,土地確權后,農民開始考慮,一定不要辜負這片土地,要好好耕種,家庭農場就發展起來了。第二,農民如果外出打工,土地流轉給別人來種,他把土地作為一項自己的財產出租,租給誰種?總會有人租用土地,我們在浙江考察時發現是安徽人來種,在蘇南考察時,發現是蘇北人來種。第三,農民的人均收入為什么會提高呢?因為宅基地確權了。宅基地上的房屋產權確定后,農民就把舊房都拆了。我們在嘉興平湖市看到各村鎮里,全是四層樓的房子,我們就問有這么多人住嗎?當地人告訴我們,這么大房子,一層租給外地來做生意的人開店用,二層給他們住,我們家住三四層就夠了,這導致房租收入大幅度增加。

我們看到了這種變化,中國新的時代從這里開始,要給農村帶來變化,光靠承包制不行,土地必須確權,必須在土地確權的基礎上進行土地流轉,規模經濟才能實現。這樣就出現了一個新名詞,叫“城歸”。

p40

什么叫“城歸”?過去只有海歸,公派出國的留學生,自費出國的留學生,學成以后回國找工作,他們就成為海歸。“城歸”是農村出去打工的農民經過多則十年、二十年,少則七八年時間,積累了經驗,認識了朋友,擁有了儲蓄,更重要的是有了技術,農村又需要人,就干脆回到農村。我們考察了幾個地方,這個情況非常明顯。

我們第一個考察的是陜西漢中地區的西鄉縣,地處漢江流域,因為漢江承擔南水北調的任務,漢江兩岸的陜西省各個縣的農民不能撒化肥、打農藥。這樣一來,農民開始轉變,開始種樹。種什么樹?種茶樹。因為當地的茶葉是非常有名的,叫做富硒茶,硒是稀有元素,喝了以后有利于健康,這樣一來種樹開始遍及西鄉縣。但苦于沒有勞動力,都外出打工了,就寫信讓他們回來。在外頭打工了這么多年,他們覺得天天在外面給人家打工,和妻子分居,孩子沒人管,家里老人也沒人照顧,一聽說家里需要勞動力,就都回來了。于是,西鄉縣就發展起林業,種富硒茶。茶樹需要勞動力,又不需要施化肥、打農藥,這種變化就開始了,這就是“城歸”。

還有,我們在貴州畢節考察時看到,很多外出打工的農民都回來了,回來干嗎?他們在外面學到手藝。我們以前多次到畢節考察,發現在畢節沒有人吃雞蛋糕、面包。這次再去,發現街上有了面包房,不但做面包,還做雞蛋糕,于是這個風氣就變了,小孩子、老人過生日就要訂蛋糕,面包房誰開的?是“城歸”。我們還在畢節看到,有一個叫“百里杜鵑”的景區,風景非常漂亮,游人很多,需要餐飲服務,汽車也需要停車場,這些小店鋪是誰開的?是在外面打工回來的農民開的。他們覺得在這里工作多好,又能照顧家庭,還能自己創業。所以觀念轉變了。中國的“城歸”是個新出現的現象。

據我們最近調查,“城歸”大約有500萬人,未來還要變化,這就是我們當前看到的情況。

農民不再是身份,而是職業

土地確權了、流轉了,“城歸”回來了,給農村帶來了變化。所以現在中國發生了一個新情況,即在城鄉二元體制改革以后,農民就不是一種身份,而是一種職業。過去城鄉二元體制把人管住了,農民是一個人的身份,但現在不是了。大家走向城鄉戶口一元化,城鄉戶口一元化在中國正在無聲無息地進行,而且進行得非???。我舉個例子,去年我參加一次教育發展規劃學術研討會,發言人中有一位是蘇州市教育局局長,他上臺后先說收到一個好消息現在告訴大家。他介紹說,上級已經批準蘇州市農民工的留城政策采用積分制。什么叫積分制?農民在城里,哪怕已經有二三十年,甚至在職務上都已經成為小組長、技術骨干,但他的戶口仍然是農村戶口。想把他留在城里,但沒有戶口指標,這些技工就開始動搖了。比如浙江就派人到上海去挖人,通過解決戶口吸引人到浙江,上海的技工們就開始動搖了。上海著急了,想要留住這些人,因為不知道他們一走上海的制造業會變成什么樣子。怎么辦?留就要給人家戶口,于是采取了積分制。年齡、到上海后的工齡、技術水平、得過什么獎、受過什么表揚,把這些分數加起來,分數夠了就解決全家人留在上海的問題,分數還不夠,就跟他做工作,說你再等兩年。這樣人心也穩住了。這就是中國的現狀。

我們看到農民還有一個辦法進城,就是分區推進。分區推進就是在新農村的基礎上,加強公共服務業,再讓社會保障逐步在城鄉取得一致,這樣一個區一個區地推進。這都是中國現在的變化。這個變化實際上表明了一點,農民是職業,而不再是身份。同時更鼓勵人們學習,現在500萬“城歸”從農村回到城市,他們中有的在創業,另外不少人在農村中也在學習。我們到農村看到,現在農村中最時髦的就是進學習班,他們明確講,這個學習班是為培養農場主的第二代開辦地,現在他們的年紀也漸漸大了,將來要接父輩的班,如果沒有農業基礎,怎么接班?所以他們都在學習。另外,進城的農民,也有在進行創新、創業的。

外國人在說中國的人口紅利已經消失,這個看法是不對的,舊的人口紅利沒有了,新的人口紅利正在產生。人們有機會要去農村看一看,這個變化是一種無形的變化,這個變化對中國的影響很大。

將來還會有農民工嗎?農民工是一個歷史的名詞,以后不會有了。因為農民工之所以是農民工,是兩種戶口制度之下才有的,兩種戶口制度表明一個人的職業是工人,但身份是農民?,F在已經沒有了,城鄉戶口一體化了。所以對中國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梢灾v,們現在很難預料今后若干年中國經濟怎么樣,但是有幾點是可以肯定的,消費觀念在變,投資的模式會變,就業的形勢會變,怎么變?不是都要進工廠、進寫字樓。也許會有一批人像現在這樣,自己有個電腦,在家里上班,跟你簽訂合同,需要完成什么樣的工作照樣完成。所以這些因素都在變化。甚至再過幾十年后,還有企業家嗎?也不一定都叫企業家了,更重要的是某一個領域的領路人。在這個領路人的帶領下,大家都往這個方向前進,但是不久又出現了新領域,新的領路人就會出來。

創新是重要的,人力資本的革命實際上為中國下一步的創新在做準備。人們對創新的概念也應該有新的認識。創新這個詞是怎么來的?是美國經濟學家熊彼特100年前提出來的,他提出生產要素的重組就是創新,在他那個時代是對的。但現在的創新和熊彼特提出的創新概念不是一回事,而是信息的重新組合。依熊彼特的觀點,要作為創新活動的組織者,必須要跟銀行搞好關系,這樣才能融到資,能融到資才能有創新活動。但現在重在創意,那些年輕人在酒吧里聊的都是創意,有創意被投資者看中,錢自然就到了。在熊彼特的時代,企業家是把發明家的成果拿來用在經濟活動中,放在現在也對,但是現在不只單純的企業家,很多企業之所以停滯不前,是因為他是既得利益者,認為不要創新保持現在的狀況挺好,創新后會遇到新情況,不能掌握怎么辦。但是有更多的人在起來。

從前人們總說,失敗是成功之母?,F在能夠這么說嗎?現在人們會說,關鍵在改變思路,思路不改變,失敗就永遠是失敗,改變思路就成功了。有了小成功,就會有大成功,成功是成功之母。因此好多觀念都在發生變化。

我們能夠趕上這個時代,大量年輕人趕上這個時代,這表明一場悄悄的人力資本革命正在中國形成。外國人不了解中國,他們不知道中國人力資本革命最后所帶來的成果,也許時間越久我們看得越清楚。

————————————————————————————————————————

2016年第4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6年第48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網絡編輯:崔曉萌)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急速赛车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