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宏觀 > 宏觀 > 正文

中國科學院研究員楊毅強:中國的 “馬斯克們” 需要打通 “最后一公里”

中國科學院研究員楊毅強在中國運載火箭領域研發一線深耕多年,他從目前的商業航天的發展方面暢談軍民融合、商業航天。

p70

高端對話:軍民融合催生自主核心技術

2018年不斷升級的貿易戰,將深藏背后的科技較量推到前臺。全球格局和國際形勢正在發生巨變,軍工行業作為國防建設和高端制造的支撐,重要性日益凸顯。

在軍民融合上升為國家戰略的新時代背景下,打通軍民兩大體系,實現軍民融合深度融合已是大勢所趨;軍轉民、民參軍,也隨之迎來大發展、大跨越的歷史性機遇。

空間技術、衛星導航、商業航天、電子測控、軍用無人機……在每一個聚勢而起的領域里,都涌動著創新與顛覆的澎湃動能,也蘊藏著富國強軍的磅礴力量。

適逢軍民融合的戰略機遇期,拆壁壘、破堅冰、去門檻,習近平總書記親自為軍民融合定方向、繪藍圖;號召人們要敢于涉險灘、動奶酪,敢于破難題、闖難關,敢于蹚路子、辟新徑,走出一條中國特色軍民融合路子。

當越來越多的創業者和夢想家沖破體制藩籬,選擇邁上軍民融合、高端制造這條賽道時,我們有理由相信,軍民融合必將催生更多自主核心技術,下一個 “鋼鐵俠”將在中國這片熱土上誕生,令世界驚嘆!

中國科學院研究員楊毅強:

中國的 “馬斯克們” 需要打通 “最后一公里”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侯雋 | 論壇現場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期)

2019年,中國航天迎來開門紅。

1月3日10時26分,中國嫦娥四號探測器著陸在月球背面南極-艾特肯盆地內的馮·卡門撞擊坑內,這是人類探測器首次在月球背面軟著陸,引發了國際輿論的熱議。

從2018年開始,中國航天事業發展成為全民關注焦點,尤其是商業航天領域,民營商業航天運載火箭公司藍箭發射了首個入軌商業火箭“朱雀一號”;商業微小衛星研發與服務商天儀研究院陸續發射了7顆商業小衛星;一站式網絡連接服務商連尚網絡也宣布了“密謀”兩年的商業航天計劃,預計組建連尚網絡蜂群星座系統,為全球聯網服務提供新的破題思路……

p75 楊毅強在第十七屆中國經濟論壇上參加“軍民融合催生自主核心技術”高端對話

楊毅強在第十七屆中國經濟論壇上參加“軍民融合催生自主核心技術”高端對話

2018年12月29日,由人民日報社指導,《中國經濟周刊》、中國信通院、工信部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共同主辦的第十七屆中國經濟論壇上,以“軍民融合催生自主核心技術”為主題的高端對話環節大咖云集。

在軍民融合戰略全面推出之后,最引人關注的就是商業航天領域。商業航天深在哪里呢?這方面既有技術層面的問題,也有政策與體制機制方面的問題。中國科學院研究員楊毅強在中國運載火箭領域研發一線深耕多年,他從目前的商業航天的發展方面暢談軍民融合、商業航天。

美國發展商業航天的經驗為什么值得借鑒

“世界航天各國,應該說航天強國都把商業強國當作一支重要的力量對待,軍、民、商三方互為補充。另外軍民融合已經由過去的‘以軍帶民 ’轉向了‘軍民一體’ 和‘寓軍于民’的方向。”楊毅強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他認為美國發展商業航天的經驗值得借鑒。

這是因為首先美國從國家戰略層面謀劃制定法規,支撐商業航天的發展。不僅僅建立高效管理體系,保持本國在太空的領導地位與絕對的主導地位與利益,而且美國是第一個在政策層面上進行國家的統籌和策劃的國家。從上個世紀1980年代到現在,美國有關的商業航天法律法規有幾十部,尤其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太空戰略指令1號2號,頒發了新的國家航天戰略。

其次是美國成立了相應的航天機構協調軍民融合發展。在特朗普上臺之后重建了國家航天委員會,從國家戰略層面統籌協調政策、法規、調配資源。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召開了國家航天委員會,會議都邀請商業航天企業參加。其主要目的是,保持美國在太空的領導地位,要求商業航天企業參與到保衛美國太空的利益。

美國還在不斷的擴展商業航天的應用范圍。從通信衛星的發射、應用,擴展到遙感衛星和導航衛星,應該說已經逐步實現了商業化。美國開始讓商業公司參與了美國衛星的運行管理。比如說,美國已經聯合太空作戰中心增加了商業代表席位,不但美軍可以采購商業衛星數據,而且商業公司可以參與衛星管理,必要的時候作為一個備份作戰力量來使用。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2017年9月美國空間飛機X-37B由SpaceX發射成功,第一次由私營航天公司發射美軍的技術裝備。

“我們過去講航天,載人航天、嫦娥工程都是國家重點工程,這兩年行業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主要的變化是由過去相對比較封閉,向軍民融合背景下開放化、市場化和國際化轉變。應該說在國家大背景下,中國商業航天取得了巨大的進步,催生了星際榮耀、北京天鏈測控等優秀的商業航天企業,這些企業涵蓋了衛星應用、衛星研發、火箭研發制造、火箭發射、衛星測控運維五大發展領域,這些新興的商業航天領域借鑒先進經驗,可以很快發展。” 楊毅強對《中國經濟周刊》表示。

中國的“馬斯克們”需要打通商業航天“最后一公里”

2018年在軍民融合的背景下,“資本+體制內人才”讓過去只有“國家隊”才能玩得轉的航天領域,開始進入以市場為主導的新時期。

那么,在新舊更替之際,我們還面臨哪些問題呢?

楊毅強認為,首先,國家整體政策設計不夠科學,戰略和統籌的謀劃有待進一步加強;立法上也存在缺失,政策制度不夠完善,航天行業的壁壘沒有徹底消除利益藩籬。另外,航天機構管理比較分散,軍隊、政府、商業的航天活動共享機制沒有形成,存在重復建設,航天資源應用呈現出碎片化的狀態。整個行業相對封閉,航天人才的流動也很困難。同時,安全問題也成為業內很多專家疑慮的焦點。

他希望可以為中國的“馬斯克們”打通“最后一公里”。

楊毅強認為,對商業航天特別是火箭,要從四個方面發力:

第一,國家應該制定航天法律法規。我們航天業發展了60多年,卻沒有航天法,與航天大國的地位不相符,法律是中國航天政策、產業的上位法,要通過法律統籌國家航天資源、規范航天秩序,特別是要對商業航天企業加以規范、指導、引導、扶持。

第二,希望能夠關注公眾安全,出了問題沒有小事情。政府機關、軍隊,應該考慮參照過去航空比較成熟的標準,建立商業航天的相應的、適航的技術標準,依托國家科研機構或者高校,成立類似民航技術中心的模式,通過定量分析、定量評價,給軍隊、政府決策,提供一個相應的技術支持。

第三,建議國家成立類似美國航天委員會的機構,統籌軍民資源。

第四,航天體制相對比較封閉,產業鏈商業化不足,但是隨著目前的發展,將會促進商業航天標準化建立,為打通最后一公里創造條件。

“中國航天已經走過了62年的歷程,成績卓越,舉世矚目。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今天,特別是在軍民融合大背景下,我們應該看到商業航天是技術創新比較高、經濟質量效益高,而且軍民融合屬性兼備的一個新興業態,商業航天應該是我們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的、新的增長極。我們應該發揮全社會力量,大力發展商業航天,加快航天建設,推動商業航天走向健康、自主、可持續發展之路。”楊毅強如是表示。


2019年第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急速赛车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