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宏觀 > 宏觀 > 正文

國家發改委財政金融司司長陳洪宛:暢通資金傳導機制 推動高質量發展

陳洪宛介紹,2017年全年注冊新的企業600多萬家,而2017年全年通過注銷、破產等方式退出市場的為190萬家。

p86

高端對話:做好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這篇大文章

做好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這篇大文章是《中國經濟周刊》多年來的熱切期待。

毫無疑問,過去幾年,中國金融確實跑偏了,而且已經對中國經濟構成傷害,必須強力扭轉。

2017年召開的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被視作金融業的“遵義會議”,這次會議強調:金融必須回歸為實體經濟服務的本源。

這是中國金融發展的第一原則。

為什么用“回歸”二字?很顯然,金融已經偏離了實體經濟需求,必須立即回歸。習近平總書記特別指出:“金融是實體經濟的血脈,為實體經濟服務是金融的天職,是金融的宗旨,也是防范金融風險的根本舉措。”

經過近兩年的治理,中國金融業是否已“回歸本源”?

國家發改委財政金融司司長陳洪宛:

暢通資金傳導機制 推動高質量發展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孫庭陽 | 論壇現場報道

(本文刊發于《中國經濟周刊》2019年第1期)

p90 陳洪宛在第十七屆中國經濟論壇上參加“做好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這篇大文章”高端對話

陳洪宛在第十七屆中國經濟論壇上參加“做好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這篇大文章”高端對話

2018 年12 月29 日,在由人民日報社指導,《中國經濟周刊》、中國信通院、工信部工業互聯網產業聯盟共同主辦的第十七屆中國經濟論壇上,國家發改委財政金融司司長陳洪宛認為,“融資難、融資貴”是世界性、長久的歷史問題,要從解決傳導不暢、精準落實上下功夫,更要通過擴大直接融資比例來解決。金融要服務實體經濟,要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解決傳導不暢

國家發改委在深化民營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督導檢查工作中發現,監管部門、銀行解決企業融資問題,還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比如,有些地方低成本的貸款沒有完全落實到有資金需求的企業手中,中小企業續貸問題的落實也尚未完全到位。

論壇上另一位嘉賓億聯銀行行長張其廣指出“現在存在融資難的問題,與傳統金融機構下沉不足,很多傳統機構最多只到了縣城級別”有一定關系。

陳洪宛表示,在督導過程中,發現基層落實黨中央、國務院的決策部署方面仍需要加強。中央文件提出的要求,關鍵在市、縣兩級,有時還包括省一級的落實??h市級如何精準支持“有訂單、有現金流的企業”,要從方法論上找到實現有效推動的辦法。

在融資擔保方面,需要政府、財政擔保出手的時候,有些政策性擔保不到位,甚至是缺位。陳洪宛強調:“解決傳導不暢的問題,要從精準落實上久久為功地打造。”

金融服務實體經濟

推動高質量發展

金融要服務實體經濟已是全社會的共識,但怎樣支持?重點是哪些行業?陳洪宛提出 “高端裝備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的融資要加大支持力度”,以推動高質量發展。

2016和2017年,全國戰略性新興產業工業部分增速高于同期規模以上全國工業增加值增速40%以上。2018年上半年,戰略性新興產業工業增速仍舊比總體高出30%。

當天論壇上,中國開發性金融促進會副會長兼秘書長郭明社,也講了國家開發銀行支持華為發展的故事。2012年華為總資產只有30億元的時候,最需要資金支持,當時國家開發銀行給了華為100億美元授信額度,極大地促進了華為走出去。除了華為,奇瑞汽車、吉利汽車和中興通訊,都獲得過國家開發銀行的支持。

除了高端裝備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陳洪宛也強調,涉及民生、社會服務等短板領域,也要得到有效的保障與均衡的發展。

從理論上分析,企業“融資難,融資貴”有歷史原因,這與中國老百姓生活習慣有關。老百姓有錢之后,錢存在銀行里,形成國民儲蓄率高企。銀行再對企業貸款,間接融資過程也提升了企業融資成本。企業的直接融資則能延長資金使用周期,降低使用成本,國家有關各部門2018年也做了不少努力。

2018年創投活動沒有2017年活躍。德勤的數據顯示,從 2015 年開始瘋狂增長3年后,創投企業募資情況所有改變,相較于2015年,2017 年資金募集量下跌不少。清科數據顯示,股權投資市場2018年前 11 個月募資同比下降 29%。

2018年12月12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實施所得稅優惠,促進創業投資發展,加大對創業創新支持力度,這對資本市場和創投行業是一個重要利好。

同時,也要對創業創新企業的容錯機制做完善,建立退出機制。

陳洪宛介紹,2017年全年注冊新的企業600多萬家,而2017年全年通過注銷、破產等方式退出市場的為190萬家。雖然在各方努力下,依法退出市場的企業數量近年來已增長較快,但仍未達到良性的市場主體注冊——退出循環機制標準。要研究解決創業失敗的企業家退出問題,從未有效保護金融機構和創業企業。

2018年中國經濟仍將穩定增長

陳洪宛表示,2018年,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企業融資問題,各有關部門以問題為導向,都出臺了一系列解決融資難、融資貴的政策文件,推動具體舉措落實。

黨的十九大提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之后,各有關部門采取了多項舉措。經過一年多的集中整治,已經暴露的金融風險正得到有序處置,宏觀杠桿率基本穩定,金融風險總體收斂。

2018年中國處在內部經濟轉型、外部貿易摩擦不斷的紛繁復雜背景之下,仍然實現經濟穩定增長難能可貴,這個成績的取得其中也有解決企業融資難題后的貢獻。

他最后指出,2019年,金融業要按照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部署,繼續發揮政策合力,暢通資金傳導機制,久久為功、千方百計做好民營和小微企業金融服務。


2019年第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2019年第1期《中國經濟周刊》封面


中國經濟周刊-經濟網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網絡編輯:崔曉萌)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急速赛车下载